首页 > 行业知识

开放获取—To be or not to be?

栏目:行业知识作者:小编 发布时间:2022-05-20 13:41:07阅读次数:
近日,知网因涉嫌垄断被立案调查,再一次被推到网络的风口浪尖上。早前也因日益增长的续订费导致高校难以承担高额费用而停用知网、未经作者允许擅自收录其论文以牟利、收取高昂的查重费用、强制充值等问题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引发了不少争议。作为信息中介和具有一定影

近日,知网因涉嫌垄断被立案调查,再一次被推到网络的风口浪尖上。早前也因日益增长的续订费导致高校难以承担高额费用而停用知网、未经作者允许擅自收录其论文以牟利、收取高昂的查重费用、强制充值等问题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引发了不少争议。


作为信息中介和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学术文献数字化服务平台,知网收录了海量论文、图书等多种学术资源,据公开数据,知网文献总量超过了2亿篇。知网对我国的学术发展做出了一定贡献,这是不可否认的。如果没有知网,多数人写论文只能借助于图书馆中的纸质文章、图书等资源,难以体验到电子文献带来的便捷性、高效性。

 

但知网凭借该优势,设法与多家期刊、高校签订独家协议,人为制造了他们与其他第三方学术文献平台合作的壁垒,也锁定了不少高质量的学术资源,其中,核心期刊独家占有率高达90%以上。

 

同时,伴随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迅猛发展,读者获取信息和学术资源的渠道也更加多样化,不少期刊的纸质版用户订阅数量严重下滑,而数字化平台便愈发成为学术期刊、作者和读者所依赖的重要资源。

 

知识共享平台本应该是要保障作者的权益,同时使学术科研成果的价值得到最大化发挥,促进知识的互享。但却通过低价收录、高价出售来赚取高额利润,这会给学术知识传播与分享的畅通性带来一定影响,貌似也和建设“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的初心背道而驰。


开放获取—To be or not to be?(图2)


不过此次知网事件,也引起不少人对开放获取的讨论及关注。根据《布达佩斯开放获取计划》(2002)的定义,开放获取即作者直接在互联网公开发表自己的科学成果,允许社会公众自由获取、复制、传播或其他任何合法目的的利用,但不得侵犯作者保留的权利。

 

事实上,国外很早就出现了龙头出版商垄断市场的情况,如Elsevier,Sage,Springer、Natuer、Wiley等国际学术出版巨头,他们垄断了大量出版业务,控制了从期刊到学术数据库的全产业链。由此带来的逐渐高涨的订阅费用、版权归属、捆绑销售等问题让不少科研机构和学者苦不堪言,一种新型的出版模式:开放获取(Open Access)也应运而生。

 

当前,针对开放获取的全球性活动主要有“OA2020”倡议和“Plan S”计划等,这些活动的初衷都是为了促进学术和社会利益的最大化,打破传统学术出版社的垄断地位,倡导开放、免费、自由,让知识成果惠及更多读者。


在数字化浪潮的大力推动下,选择OA出版能让学术成果获得更为广泛的传播和共享,继而显著提高文章被阅读和被引用的几率,由此获得了不少学者和期刊的青睐。Hindawi、SciencePG、Science Open等致力于开放获取的出版平台,也借此得到了持续稳定的发展。

 

那么OA出版的被接纳程度如何?在出版市场上的发展情况如何?通过了解OA论文发表和OA期刊的数量情况,我们可略知一二。根据Dimensions数据库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发表的OA论文总数为3,090,988篇,首次超过了传统订阅出版论文数量的2,994,320篇。

 

与此同时,有研究者对2001年、2005年、2010年、2015年、2020年的SCIE与SSCI拥有的OA期刊数量进行了统计。

 

如下图所示,SCIE拥有的OA期刊数量从2001年的154本增至2020年的1481本,增长十分迅速;而SSCI类的OA期刊数量也从2001年的19本逐步增加至2020年的245本,整体也呈增长趋势。

 

开放获取—To be or not to be?(图4)

 

由此可见,OA出版作为一种学术发表的新趋势,发展较为迅速,背后也可以反映出OA已受到越来越多科研者、期刊、出版商的关注和践行。

 

近年来,我国在开放获取活动中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等多家机构均陆续签署了0A2020意向倡议书,且中国学者在国外OA期刊上的论文投稿数量也在持续增长。

 

越来越多的中国学术期刊被DOAJ( 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Journals)收录,主动拥抱开放获取出版。如下图,2008年至2021年,我国每年被DOAJ新收录的期刊数量总体呈增长趋势。其中,2021年更是新收录了46本中国期刊。


开放获取—To be or not to be?(图5)


在学术资源开放获取的大趋势下,垄断学术知识共享市场也必然会受到冲击。我们期待未来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倡导开放获取的坚定支持者,也会有更多的传统订阅期刊会逐步转型为开放获取模式,而中国的开放获取进程也将得以加快。


相关文章

  • 岂止于心——APA PsycInfo数据 法国文豪雨果有句名言:世界上最广阔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广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广阔的是人的心灵。是的,人的心灵如此广阔,对人类心灵的洞察——心理学研究——也得同样广阔才行。心理学是一门研究人类心理现象及其影响下的精神功能和行为活动的科学,它同时与人类自身...
  • 如何利用Twitter有效推广学术期刊?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各种新兴的现代社交媒体平台被越来越广泛地应用到学术交流与宣传中。借助于各种社交媒体的巨大影响力,学术信息能够获得更迅速的传播,并得到更多科研人员的关注。因此,各类社交媒体现在逐渐成为了学术期刊提升关注度、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新渠道。...
  •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如何在学术写作中使 我们生活在一个纷繁复杂的社会,人群之间难免出现差异和不平等。人群间的不平等或直接或间接地反映在我们使用的语言之中——不仅是口头语言,就连学术语言也难以独善其身。当学者在撰写一篇论文,并需要指代特定人群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对他人造成冒犯。言者无意...
  • 提升期刊影响力的学术社交媒体平台,你使用 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加速发展,改变了人们的阅读习惯以及获取信息的方式。在此背景下,我国学术期刊想要在国际期刊界占据一席之地,除了更为积极地争取优质稿源之外,利用各类大众社交媒体与学术社交媒体平台对期刊进行推广宣传也十分有必要,继而扩大期刊在全球范围内的...
  • 期刊名称有变动,需要重新申请ISSN号吗 我们都知道,一本规范的期刊一定有自己唯一的ISSN号。ISSN号和期刊名称一一对应,就好像是期刊的身份证号一样。那么,一旦确定了ISSN号,期刊还有机会改名吗?改名需要重新分配ISSN号吗?本次推送我们就来介绍ISSN国际中心有关名称登记和更改的有关...
  • 学术期刊如何注册DOI? DOI为英文Digital Object Identifier的缩写,其中文名称为“数字对象唯一标识符”。DOI为网络上的数字化信息(如文章、报告、书籍或视频等等)提供了全球唯一且永久的身份标识,这个身份识别符不会随着时间和空间的改变而改变。如果数字...
  • CI指数和“超越指数”超越了什么? 无论是是一项研究、一篇文章、一位学者,还是一本期刊,都需要客观评价。在现有的体系下,如果我们不得不去使用一套量化指标来计算一本期刊的质量,那么最好还是在算法上多下下功夫。——题记在刚刚过去的2022年7月5日,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宣布,在今后的JCR中...
  • 成为中文核心期刊,需要录入哪些国际数据库 中文核心期刊目录,又称北大核心期刊目录,由北京大学图书馆联合学术界众多权威机构、专家共同评选而成,是我国最具影响力的三大核心期刊目录之一,被称为“中国的SCI”。中文核心期刊目录具有严格而复杂的遴选体系,涉及了期刊文章的被摘量、被引量、影响因子、基金...